2013.1.12 第一次出国的土鳖的日记

在回去的航班上,加拿大哈德逊湾上空,夜,耳机里是不知名的港台歌手唱的不知道名字的歌,挺亲切的,六天眨眼即过,看着相机里每天的照片,脑子里慢慢过这几天经历的人和事:

北京前在芝加哥的机场里的星巴克和老师一起买吃的,收银员亚洲面孔,皮肤颜色深,笑起来眼里有水波,唇下有白牙,声音轻碎,不是本地人,细聊才了解,小姑娘是尼泊尔人,呵呵,亚洲老乡,找不出其他赞美的词,只能说,a beautyful country。

昨天由纽约飞到芝加哥转机,旅途中的小意外意外地出现了,纽约到芝加哥的航班由下午四点推迟到晚上十点,由于芝加哥回北京的飞机是当天下午八点,所以没办法只能改签。帮助我们办改签的是一位上岁数的大叔,反映略慢,但办事极认真,二龙戏珠般两根手指敲键盘,给我们办完耗时近四十分钟,同行同事近乎崩溃。但后来回想起来,他确实尽职地为我们安排了酒店,今天的晚餐和明天的早餐,并详尽地告诉了我们怎么去搭乘酒店shuttle的路线。虽是全部由航空公司出钱,但面对四个异乡人,不厌我们的喋喋和焦躁,一件一件地把事情办完,尽职尽责,佩服。

多在纽约滞留了一天,晚上两个boss决定打牌,我向来不爱打牌,最怕升级之类,完全没有兴趣,脑子又不够用,昏牌烂招层出不穷,对家boss脸色愈发阴沉,1:3溃败。我有力无处使,只能一句话不说,待牌局结束自己检讨一下不给力的原因,并假装虚心的求教一些打牌的技巧和思路,同时要求下次换个人坑。心中似有万抓挠心,企盼谁困了,烦了,恼了,无论如何给我一个脱身的理由。

哪想到由于第二天航班是下午两点起飞,上午三个人决定接着打,我去,硬着头皮上,两个boss总得有人高兴有人不高兴吧,结果昨天的boss依旧要求按原来组合打,我干,结果可以想像,我又不是输赢都能心平气和的人,话也不多了,只想时间赶紧到,收拾东西走人。同时幻想今后苦练牌技,几年后棋不逢对手,将灭尽良才。

这次飞机没有晚点,飞芝加哥的小飞机一路颠簸,云层上不高的位置晃晃悠悠地飞,想起了周云蓬的荡荡悠悠,天地之间,我一人,有余音。飞机空间极小,算了一下载客不到70,老师坐在里面空间有限,近乎抓狂,我跟他换了位置,看着舷窗外的云海,稠稠的无边的白,似往生之地,佛陀在某片云内隐现。

 耳机里传来的是张学友唱的中文版欧洲杯主题曲,瞬间回忆到了98年他们为世界杯的主题歌,那届世界杯光主题歌就火了两首:生命之杯自不必提,还有一首先在我想起较之生命之杯更有力度的我踢球你愿意吗。一黑人一白人的对唱,当时那家里的录音机对着电视录下来的,当时不知道有内置麦克风,还傻不垃圾的把录音机两个音箱挨的离电视扬声器巨近,以为录音效果能好一些,大磁场晃的电视屏幕都花了,真够二的,而且录音期间还不让爸妈进,怕效果折扣,二老怎么都不行,我真牛逼。

关于 向异翅

逼人有逼福
此条目发表在 算是随笔 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2013.1.12 第一次出国的土鳖的日记》有 2 条评论

  1. hi 说:

    Hello! I realize this is kind of off-topic but I needed to ask. Does operating a well-established website like yours require a lot of work? I am completely new to running a blog but I do write in my journal everyday. I’d like to start a blog so I can easily share my experience and thoughts online. Please let me know if you have any recommendations or tips for brand new aspiring bloggers. Thankyou!|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